北京私家菜園,北京家庭農場,北京租地種菜,北京有機農場

網站地圖 xml
首頁 > 農場動態 > 密云農村閑置房產盤活探索

農場動態

密云農村閑置房產盤活探索
2014-02-21 16:52:12

 

  回鄉村民高云順

  一年前,奔波了20多年的老司機高云順辭去了工作,回到了家鄉密云縣北莊鎮干峪溝村。

  云順一家五口,父母體弱多病,休養在家,妻子沒有工作。自己憑著駕車的本領,跑運輸、運山貨,農忙的時候,幫著家里給果樹剪枝、打理面積不大的玉米地,一年下來,收入小兩萬。孩子在鎮上讀書,高云順每天開著拖拉機往返二十里山路接送。時間一長,心疼孩子奔波辛苦,便讓他借住在鎮上親戚家。

  不跑運輸,固定收入少了一大截,一家人的生活重擔誰來挑?原來,高云順在家門口找到了一份新工作—高端旅游民宿項目“山里寒舍”的后勤主管。這份工作讓他不用長途奔波了、收入大幅提高了、照顧家庭方便了,還給他的家庭帶來了意想不到的新“財源”。

  普通山村“變臉”

  沿京承高速北行110公里,進入北莊,再走半個小時的崎嶇山路,一處靜謐的山谷出現在眼前,這就是干峪溝。

  狹窄的公路僅能放行一輛大車單向行駛,趕著驢車下山少說得一個鐘頭;這里缺水、缺電、缺氣、缺熱,醫院、學校、通訊設備和垃圾處理設施對于這個深山村落來說更是“奢侈品”。村里最值錢的山貨是山楂,老人們曾以此為生計。年輕人找不到更好的營生,紛紛外出務工了。生活寬裕些的家庭也遷到了山腳下或是鎮上,方便孩子念書求學。村里43戶院落,只留守著不到10戶八九十歲的老人,他們上山務農成為了獨特的一景。

  “咱們村啥也沒有,在這住了40年,從沒想過這里能搞旅游項目。”確實,沒有人能想到,這個地處深山、物產貧乏、交通不便、缺水缺電且又沒有“知名景點”的小村落,如今住上一晚得花2800元。

  奧妙何在?事實上,這里的村貌一點都沒有改變,從入村第一戶到住在半山腰的最后一戶仍然需要步行15分鐘,院子、房屋外觀仍然是不起眼的老瓦、老磚、老窗,深深地刻下了農耕文明的印記。

  走進屋里,卻如同換了天地,軟墊床、寫字臺、衣櫥、茶幾、落地燈、全身鏡、行李架、淋浴和浴缸……一水兒的現代化設施,透著小資情調,有些院落還增加了自助廚房、燒烤區和水療設施。

  接待處也是由民居改建而成,客服經理王珊珊熟練地使用電腦回應網上的預訂信息,她不是本地人,“山里寒舍”是她大學畢業后的第二份工作。她告訴記者,這里每個屋子都有WIFI信號。

  43戶村民的意愿

  如今,年近古稀的高尚慶老人從干峪溝搬到了北莊鎮中心的平房院里。房租、水、電、暖氣,這里的一切都是免費的。每天早上,老人坐班車進干峪溝,干些收拾屋子、修剪果樹這樣的簡單工作。晚上回家,拉著三五老鄰居小酌,聊聊兒女,追憶往昔,大家其樂融融,在小院里鎖住了鄉愁。

  如果老人愿意頤養天年,也無需勞動,因為當上了“房東”,每年能多增加至少1萬元的收入。

  新增的收入從哪兒來?從閑置房產里來。

  去年,密云北莊旅游開發公司和村里共同成立了合作社,農民將自家的閑置房和土地出租給合作社。合作社根據每家的房源土地數量按年支付給農民租金。根據測算,全村43戶宅院出租了33處,平均每個宅院年租金6000元,5年一遞增;出租了120畝耕地,每畝租金1000元,5年一遞增。作為旅游項目的副產品,果樹等農產品的農場經營權也承包給合作社,農民也相應從中獲益。今年,合作社還將拿出經營收益為入社村民分紅。

  合作社社長、村支書高云宇說,對于沒有閑置房產的村民來說,如果拿出自家居住用房出租,合作社為他們在鎮上租房,免費使用。

  有的人認為,這是一種簡單的“以租養租”模式,是變相的“搬遷上樓”。北莊鎮鎮長方建卿說:“村民并不是簡單的以房換房,而是以房換產業,‘吃瓦片’只是很小的一部分收入,村民們獲得了新的就業機會,真正打開了新生活之門。”

  高云順家有一個院子、6畝地、一片果樹林。院子年租金5000元、土地6000元、果樹2000元;他在“山里寒舍”工作,月薪不低于4000元,還管五險一金,如果經營業績好,另有提成。妻子在“山里寒舍”的農場上班,每個月也有3000多元的收入,這樣一來,高云順一家年收入就超過了10萬元。在他看來,住房不愁、吃穿成本低,在干峪溝怎么也是個小康生活。

  方建卿介紹說,現在“山里寒舍”的客房部主管、餐飲部主管、大客戶經理3個人,都是北莊鎮土生土長的子弟。他們都曾經在外上學和就業,現在回到父母身邊,還拿著和城里一樣的工資,干著一份體面舒心的工作。未來,村里青年回鄉就業或許將成為一種潮流。

  尊重農民意愿,既要尊重“愿意”,也要尊重“不愿意”。10戶沒有出租房屋的農民,仍然居住在原來的院子里。這些院子“鑲嵌”在“山里寒舍”中,為旅游項目保留了更多的鄉土氣息和原生態。

  “新村長”的生意經

  “干活兒!”在干峪溝長住了一段時間,來自馬來西亞的年輕人劉佑磬的口音中多少帶了點京腔。作為“山里寒舍”項目請來的主管,他的工作是為本地的“農民員工”帶來先進的管理、服務理念,并進行技能培訓。

  為什么選擇馬來西亞經理?原來,“山里”系列旅游項目與馬來西亞“雪邦黃金棕櫚樹海上度假屋”是戰略聯盟。在東南亞的許多海島國家,將長期廢棄閑置、基礎設施匱乏的海島改造經營成游人青睞的度假勝地,不乏成功案例。

  “都市人向往農耕文明,回歸田園生活,是游客來此的一種精神需求。但他們的工作、生活習慣也決定了對基本居住條件的高要求。”劉佑磬介紹說,項目的開發建設特別注重保留原汁原味,原則上不砍伐一棵樹,最大限度使用當地的石材、木料和瓦片,保護古樹名木和鄉土植物群落。室內裝飾則盡量使用石、木、棉、麻等環保材料。但為了提升硬件條件,改造近乎再造:24小時熱水、地暖供熱、室內外實時監控,就連所有的純凈水都是從山底運入。經過成本測算,每個院子的平均改造成本在50萬元左右。

  對于如此高成本的先期投入,劉佑磬表示,根據國際市場的一般經驗,這樣的項目預計在10年左右收回成本。

  方建卿介紹說,按照相關法律要求,目前,開發企業獲得了一份為期20年的委托經營“合同”。20年之后,如果村民對現有的經營狀況和收益表示滿意,可通過召開村民代表大會的形式,優先續租給開發企業,但在此期間,開發企業只是租用土地使用權。與“特許經營”模式類似,這個項目開發若干年后,根據村民意愿,項目經營權、基礎設施、房屋和土地使用權將一并交回他們手中,也可以繼續委托開發企業經營。這種模式,最大限度地保障了農民的財產權利。

  高成本意味著高價格,根據統計,每個游客到此日均消費超過1000元。盡管如此,市場情況依然火爆。去年圣誕和今年元旦等節假日所有房間全部爆滿,提前一周就預訂不上了;荷蘭、英國使館工作人員,駐華跨國公司雀巢、諾基亞、殼牌總裁等眾多高端游客來此休閑度假;互聯網巨頭搜狐公司正與“山里寒舍”合作,準備在此開一家西餐廳……

  據了解,今年上半年33座院子全部裝修完成后,預計全年可以接待游客2萬人次,實現綜合旅游收入2000萬元。

 

源自:北京日報


[返回首頁] [打印] [返回上頁]
?

聯系我們

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qq
南粤36选7最新开 2020年开码现场直播 679美人捕鱼 天天贵阳麻将官方下载 神来棋牌下载1.08版 上证50权重最新排名 都汇棋牌? 捕鱼大亨微信 熊猫打麻将 连码三全中是什么数字